对话杨茗茗|天下足球主持人,从贴发票开始修炼

2018-12-6 19:18  凡凡

每周四晚,肆客足球推出【圈内人】:为你讲述足球圈内、与众不同的故事。

“我一个播新闻的,你夸我可爱?”杨茗茗笑着摇头,假装不认可我的称赞。


新闻主播历来都是老成持重,生人勿进的高冷形象。杨茗茗却凭借着“可爱”,在世界杯期间迅速走红。


俄罗斯世界杯,杨茗茗与邵圣懿一起驻守红场演播室,主持了多档节目。一连40天,打开CCTV5就能看到她。


播新闻时不苟言笑,主持节目时活泼可爱,这样的杨茗茗观众很难不喜欢。

杨茗茗红了吗?


“不算红吧。”对网友们炒作的“红”,杨茗茗看得很冷静,“我对走红的解释,就是突然暴增的折线,但我还是个正常的上升曲线,积累到这儿了吧。之前其实是大家没有关注到我嘛。”


杨茗茗在体育频道活跃了挺长时间。她是《体育晨报》的新闻主播;也主持了王牌栏目《天下足球》接近两年。


在忠实观众眼里,杨茗茗是慢慢地成长起来的。

2013年,杨茗茗在CCTV第一次出镜,是《午夜体育报道》。


对于能在《午夜》播新闻,杨茗茗还挺开心的。一方面因为节目时间没有那么长,另一方面因为基本是整天新闻的回顾,那些新闻她都见过了,不陌生,也就不容易出错。


本以为深夜的节目关注度低,没想到,杨茗茗还是上了热搜。“央视新女神”、“体育频道美女主播”等一系列名号瞬间和“杨茗茗”三个字连在了一起。


这给当时还没毕业的杨茗茗造成了困扰。这些她都没经历过,高中同学在新闻里面看见她,跟过年似的,大家给她发微信,截图他们各自收到的推送,虎扑、腾讯、网易,几乎囊括了全中国所有的体育媒体。


“因为体育频道之前很久没有进新人了嘛,我出现了以后,大家觉得新鲜吧,我觉得肯定是这个原因,就村儿里来新人了,大家都去看一下新人。”


这是杨茗茗自己总结的原因,说完,她嘻嘻一笑。

大部分群众也只是好奇,但“嗅觉敏锐”的一些媒体人们,却希望挖出更多杨茗茗的故事,他们想知道:凭什么是她?


杨茗茗没有接受采访,他们也没有死心,追着她央视的同事们问:为什么她不接受采访?


新闻学课程里讲:问题抛出去了,如果受访者没有回应,本身也是一种回应。


于是,新闻就这样被造出来了。没有虚构,也不是为了黑谁,那篇文章只是把一个年轻姑娘成为央视主播这件事儿,写得有点玄,让人浮想联翩。


“出名”,不是因为工作优秀而是其他原因,这不是杨茗茗想要的。


她有点儿慌,她害怕这会给同事添麻烦。


其他电视台也递来了许多橄榄枝,她只是个实习生,跳槽、做综艺似乎都可以选择。


“我现在挺感谢那个记者的,他提醒到我,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好飘的。然后我对自己说,不行,我得踏实点儿,我得沉下心来。我又问,现在我该干嘛呢?我现在就是不能在外面搞事情,我就要好好工作,踏实一点。


杨茗茗就继续埋头在台里配音,继续做《午夜新闻报道》。后来午夜板块取消了,改成体育咖吧,没有了午夜新闻,她就配了好长时间的音,没有出镜的机会。

配音间

“不出镜就配音好啦。配音也是锻炼专业的过程嘛。能配好,挺了不起的。那会儿是实习生,我觉得配个两三年,慢慢练一练,挺好。”杨茗茗的心态很平和,这或许和她从小养成的性格有关。


妈妈说,小时候学走路,茗茗都没摔过跤。摇摇晃晃地往前走,如果有什么吸引了注意或者背后有人喊,茗茗不会马上转身去——这时候特别容易摔。这时候,她的应激反应是慢慢蹲下来,手摸着地,然后,再去找:是谁?


进了央视,从贴发票开始修炼


2012年伦敦奥运会,体育频道缺人,就去中国传媒大学招实习生。那会儿是暑假了,杨茗茗不在北京没能参加现场面试,只能按要求寄了一张光盘。


接着她赶紧回到北京等消息。没有那种陪同学面试,同学落选反而自己选上的狗血剧情,央视很快就通知她入选了。


“进央视嘛,对于我们学播音主持专业来说,这是一个最好的平台了,就想着是特别好的机会。”杨茗茗对未来充满着美好的想象。

然而央视的工作体系非常成熟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。专业的事不让碰,实习生只能打杂。


“就觉得自己特别多余,人家说对不起让一下,你就让一下。然后问老师,我能干点儿什么?啊,那个,一会儿有需要再叫你吧。”


和杨茗茗一起实习的同学有四五个,除了打杂,没事做的他们就拿着稿子在旁边读,后来唯一碰到和专业相关的活儿,就是帮主持人老师们收集资料;还有,少不了的贴发票。


特别高兴,给他们贴发票,终于有活儿干了。因为贴发票是一个很繁琐的工作,每天去就说,嗨,今天还有打车票。因为打车票很小,一张一张的贴,贴的特别整齐。”


这群播音系的高材生都觉得这个活儿特别好,每天在比谁的票贴得整齐。

这也算是个修炼,虽然是一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小活儿,但领导们都看在了眼里。


后来杨茗茗被央视派去跟“中华龙舟大赛”。


开赛前有个仪式:升国旗,现场唱国歌,请当地的人致辞,最后发枪。杨茗茗是现场司仪,只是负责理顺流程,压根儿不进直播镜头。


这其实挺简单的,但也是个需要有耐心的活儿。


“可能这个事儿也可以别人去做,但是既然派我去了,就去呗。要的就是我标准的普通话,虽然技术含量没那么高,但自己踏实干吧。”


后来杨茗茗才听说,也有让别的人干过这个活儿,但不是每个人都坚持下来了。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活儿很无聊,这个东西没意思,不能出镜又不签正式工作或者怎么样的。


或许是大家心思比较浮躁,但杨茗茗就根本没往那方面想。有工作,认真做好就很开心了,没有多余的念头。


“中华龙舟大赛”每个月都会去一个地方比赛,她跟了一年,算是好好感受了体育频道的工作氛围。

到大四没有课了,进入到真正毕业实习的阶段。当时体育频道缺个配音员,台领导觉得杨茗茗还不错,就让她顶上。


刚开始,她配的是《体育世界》,晚上9点那个时间刚好是紧接着CBA或是中超的比赛。所有片子都是编辑现做的,马上要出新闻,时间上特别着急。


比赛一结束,编辑就把稿子递到配音间,杨茗茗需要立刻配完出片子,配得慢就会耽误整个直播流程。


直播嘛,时间不能等,很是紧张。


《体育世界》还只有杨茗茗这一个配音员,不像早上的《体育晨报》两个配音员能相互配合。如果杨茗茗配不下来,没有人可以帮忙。

“也不怕你们笑我,我第一天配音的时候,紧张得袜子都湿了。没出息,真的。”


不过配得久了,总是会有成长和收获的。


杨茗茗的专业技能迅速提高,很快就能独当一面 。


至于“牺牲”嘛,也有。“其实我以前也是个非常温婉的软妹子,可在体育频道老上直播,没有办法婉约嘛,哪有空给你婉约。”


2014年巴西世界杯前的一天,杨茗茗突然接到电话,《豪门盛宴》的导演要见她。


“是从小看的那个《豪门盛宴》吗?好好好。”


机会是留给付出过努力的人。


《豪门盛宴》的导演欣赏杨茗茗在《午夜体育新闻》的出镜表现,也认可她在央视大量的配音工作。当开始筹备,导演组就想到她。


一面试,虽然挺年轻,但工作能力过硬,来吧,来豪门盛宴吧。


杨茗茗就开开心心地站到《豪门盛宴》的舞台上,从播广告开始。


每次,杨茗茗的耳机里都会传来导播的嘱咐:没有时间了,一分钟,一分钟你得把广告全部播完。


一开始,杨茗茗播广告没有人听。后来她播广告的速度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。播完之后,观众都疯狂鼓掌,为她欢呼。

听起来,杨茗茗还挺顺利的。但这一切都源自她的坚持。


和杨茗茗一起去央视实习的四五个同学,后来都走了。毕业找工作的时候,有人想收入高点儿,有人怕熬得时间太长,成功几率太小。


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坚持,也不是每一个坚持的人都有足够实力出头。


孤独的主持人


“我比较幸运,领导开明,他们愿意用新人。”


杨茗茗感谢央视给了她机会。当然,也有她自己的努力。


杨茗茗习惯提前40分钟就去演播室坐着,像球员一样,熟悉场地,感受氛围。


她会带上写得满满的两页纸,上面全是她可能要说的点,或许能用到的信息。


“可能念出来的只有一小部分,但不写满两页纸,我会害怕。直播,有时候像面对一场战争,准备资料就是上弹药。写得虽然累,但觉得值,保命嘛。”

2017中超颁奖典礼

主持人这个职业,看起来风光其实也蛮孤独的。


在镜头前出事,没有人能帮忙,只有自己。出错了,要想尽办法圆回来;要不然,就要保证自己不出错。


有时候,导播那里也会出现问题,这时候就需要看主持人的能力。补上,那是应该的;补不上,就要被批评。


“我们吃开口饭的在一起就会互相同情:哎,说十句对的,没有人记得住,一句错的,就会骂你十年。”


而且,如今的互联网放大了这样的批评。几乎每个主持人,都会被网友做一个口误集锦。


哪怕是一些人之常情的错误,也会有人说:你行不行啊!


有些观众就盯着,想在主持人身上找个突破口。说实话,他们也不是真想黑谁,只要能借着这个姑娘黑一黑央视,或者黑一黑别人,就行。


“我肯定不想给别人添麻烦,也不想给自己挖坑嘛,所以就会养成一些比较谨慎的本能。我会蹲下来摸着地,然后再回头看,是谁在叫我?”

不过,大部分观众都是善意的。


杨茗茗微博有个超级话题“茗嘴随时播”,有很多粉丝。


“会有许多熟悉的名字他们总会给我留言,从很多年前就开始了。我其实蛮感动的,真的有人在见证你的成长。”


“他们会让你感觉‘观众’这个词不那么虚。虽然不在你的对面,但他们会马上通过网络告诉你:诶,你今天在那打了个磕巴。哈哈,被我发现了吧。或者他们会说:茗茗你刚说的那段,我特别有感触,我那会儿如何如何。”


在红场的时候,每一天都会有人央视直播楼下喊:杨茗茗~


她也会轻声回复:“嘘,我们在直播,等会儿~”


观众也挺有趣的,他们不会客气说地“你好”,而是直接就来一句:“直播啊,你别紧张!”

红场,“隔网合影”

有次直播,老大哥邵圣懿就调侃杨茗茗,“思路可以啊,该叫你杨指导了!”


第二天,去红场的那些球迷们不叫她茗茗了,直接就开始叫杨指导了。


“就发现,原来我们的节目真的是及时把信息传递给他们。是真的在跟着你的节奏。你说的每句话,你抛出去的梗,他们都接住了。观众其实一点都不远,还蛮近的。诶,还蛮有自豪感的。”


关于现在 关于未来


“学弟”曾侃有时候会嘲笑她:“杨茗茗,你来体育频道这几年,变得越来越不要脸了。”


太要脸,我就干不了这活!”杨茗茗一边强势回应一边卖萌,“妈妈,我当主持人了,这张脸还给你了。”

算上实习,杨茗茗在央视已经六年了,“越来越不要脸”的同时,她也对自己的未来越来越期待:“我希望四年之后,能坐在卡塔尔的沙子里给大家播世界杯。”


而对于更遥远的未来,她说:“有时候也在想啊,有一天当我老了,被叫做杨阿姨的时候,会不会有人指着我说:诶,你不就是电视上的那个人吗?”


是的,你是看她节目长大的,小屁孩儿。

采访、撰文:于悦 谢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