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联盟内勾心斗角,却促成东亚足球其乐融融

2019-2-11 13:04  朱晓东

肆客足球独家连载《体育二十年历险记》,欧迅体育创始人朱晓东描绘从日本J联盟、创建A3联赛、协助举办女足世界杯的激荡二十年。

上一期内容提要:《A3联赛为何停办?川渊解析足球最根本驱动力》


详情请戳专题——《体育20年历险记》


46.


联盟的法务委员会主席Nobu坐在会议室的中间,听我讲完了和上田的会议内容,看了看坐在会议桌另一端的马酱,问他:“你怎么看?”


马酱嘟哝了一句,“情况比较特殊,最好妥善解决。JPA的态度认为是应该免费放人,但水手队要收转会费,联盟规则中又没有针对这种特殊情况的界定,所以劝他们各让一步?”,对于这种书本里找不到答案的事情,模棱两可已经是他可以作出的最大努力了。

2004年A3联赛上的横滨水手

“联盟规则里确实没有对这种情况作出界定,所以才需要我们的智慧”,四十出头就当上了日本大广告公司的法务部主管和J联盟法务委员会主席的Nobu,思路清晰,做事斩钉截铁。在日本这样论资排辈的社会中能够比较年轻就脱颖而出,确实有他的过人之处。


另外,Nobu的声音非常洪亮,这个特点我在上次他给J联赛新人球员做培训时就发现了。


听说很多高水平的歌手在唱歌会用丹田发声,感觉Nobu在说话时也是如此。他用声带,空气和身体制造出的共振,大概也给他的说服力提供了更强的磁场。


当然,要练成《天龙八部》中“天下第一大恶人”段延庆那样的腹语神功,只靠丹田振动来传递声音,大概还需不少时日。

“你就这么回答他们吧:规则中虽然没有,但我们要尊重的不只是成文的规定,还有规则的精神”,我们被笼罩在Nobu的声音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创造出的嗡嗡作响的磁场里。


“转会费的根本性质是违约金—一个球员和现在俱乐部的合同提前中止时所产生的,由转入的俱乐部承担的费用。既然三浦淳宏和水手队有合同,而绿茵队希望这个合同结束前获得他,那就应该有转会费的发生,这个和是不是保护球员权利无关。”


逻辑清晰。突然,Nobu对着我冒出一句,听上去有点像:“你命百,马?”


看到我一头雾水,他继续问道,“如果想问你是不是理解,中文应该怎么说呢?”,原来他在尝试说中文。“我在大学里学过,记得是‘ni ming bai ma’,只是中文的四声语调太难学了。”


上田听到我转述的Nobu的意见后轻叹了口气,“这是联盟的最终决定吗?”


其实不是。这只是秘书处的意见。按照流程,如果JPA或俱乐部有不满,可以由秘书处向法律委员会提出,然后递交联盟理事会决议。

2005年世青赛上的三浦淳宏

上田想了想,觉得大概也没什么继续坚持他的立场的正当理由,而递交理事会的话也没有什么胜算,说了声,“好吧”,就走了。


只是这个“好吧”,日后给上田带来不少麻烦。


听说在之后JPA的一次代表大会上,他的几位部下,以“没有坚持自己的立场,轻易同意水手队收取转会费,从而损害了球员的利益(为转会带来了阻力)”为由,成功的弹劾了秘书长上田。


都以为岛国人民天天团结一致其乐融融,其实窝里斗也是不少的。


47.


接到中方主办方的邀请,川渊三郎决定参加2000年在北京举办的【中国足球论坛】。


这将是J联盟的主席第一次在中国的足球界和媒体前做讲演。“讲什么好呢?用日文讲吗?”听说大Boss决定去北京做讲演,主席秘书急急忙忙的来找我。


和秘书长佐佐木商量后决定,内容确定为对日本足球过去的回顾,现在的介绍和未来的展望。不过因为没有同声传译,为了让讲演更连贯,内容更充足,整个过程决定让主席用英文。


“先等主席把日文的稿子写完,你把它变成英文交给主席,然后再配几页PPT,放上一些图片就可以了。”佐佐木风轻云淡的说道,看来他倒是没给自己分配什么工作。


后来才知道,川渊三郎更喜欢自己撰写讲演稿,因为他希望每次在公众面前的讲话都可以用自己的话和大家沟通。

国家队时代的主力前锋川渊三郎

十多年后,老人家受另一个【中国足球论坛】(和2000年时不同的主办方)的邀请,又来国内再一次为中国足球人做讲演时,晚上10点多到达酒店,还拿着手稿和第二天负责翻译的工作人员做了一次内容的核对。


而那时,他刚刚卸任日本足协主席之位,已经75岁高龄了。


对于细节的执着,对于沟通的重视,是这位足球管理大师的一个侧面,而这些品质大概也助力他获得了诸多成就。 


“大家好”,大概是因为讲演前五分钟跟我确认过,他的发音比Nobu准确。


“今天,我像一个在老师面前朗读自己作文的小学生,虽然我这个’小学生’有点老”,川渊口中的“老师”,此时正坐在台下向他微笑的,是1960年起成为日本国家队主教练,曾带领日本男足在东京奥运会表现不俗的德国人,克莱默先生(Dettmar Cramer)。

“我们的老师,不只是帮我们打造了一支国家队,他还教会了我们如何让一个国家的足球,通过职业联赛,培养教练和青训,变得持续性的强大。”克莱默老先生后来在日本被称为“日本足球之父”,是因为之后撑起日本足球改革的长沼刚,刚野俊一郎,以及川渊三郎,都曾是他培养出来的高徒。


“而克莱默桑1960年带我们去的德国杜伊斯堡的集训,彻底改变了我的足球世界观,让我找到了为日本足球毕生努力的方向。那就是德国的社区里的体育学校。那里有日本没有的齐整的足球用草坪,有专用的体育馆,甚至还有一个餐厅。在职业队的训练场旁边,是当地的小孩子在学习踢球,而体育馆里,甚至有些残疾人士也在进行体育运动。”


川渊抬头指了一下在PPT中展现的,我从他给我的个人相簿中找到的几张他珍藏了很多年的黑白照片。

“我当时很羡慕德国人的足球环境,但也明白了德国足球之所以强大的理由。社区和群众基础,以及良好的设施。我当时想,我有生之年不一定能让日本的足球的普及程度到达这个高度,但日本足球想要真正发展,就要扎根社区,以社区为核心让足球扎根社会。”


日后J联盟成立时川渊提出的“百年构想”,其实就是这种即使用一百年的时间,也要建立像德国那样的足球基础的理想;而坚持让俱乐部除去商业冠名,以及扎根社区的他的不懈努力,也是得益于他早年在德国的这段改变他足球观的体验。

讲演的最后,川渊向大家表达顺利举办2002年世界杯的决心,以及希望足球能够带来一个“更加团结的亚洲”的愿景后,向台下的观众致了一个礼,结束了自己在中国的第一次讲演。然后“小学生”到他的老师面前,握了一下手,回到了座位上。


在北京期间的中国足协一次午餐宴请时,同桌的还有另一位日本来的客人,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—电通的足球部负责人,滨口先生。后来知道因为名字的念法是“hamaguchi”,而他本人的国际友人又比较多,大家都叫他“Hama桑”。


初次见面,身材不高,当时50多岁的Hama桑看上去一团和气。他淡淡的对我说,我听说过你,大家一起为亚洲的足球发展加油。


从那个时候开始,由日本足协和他们的智囊机构电通公司策划和主导的“东亚足球联盟”,正在酝酿成立。

日后的东亚足球联盟

和后来在东亚三国间成立的职业联盟的赛事“A3”一道,东亚各国的足协的同学们,也正在酝酿一场保卫东亚足球权益的“足球地缘政治”之战。而Hama桑在里面也会扮演一个非常关键的角色。


体育二十年历险记相关阅读:


第二十三期:《为了中日韩足球共同进步,我们开始酝酿A3联赛》


第二十四期:《筹备A3联赛:和自己人谈判艰难,一句话说服韩国》


第二十五期:《A3联赛为何停办?川渊解析足球最根本驱动力》